北京11选5

  • <tr id='wFpMr0'><strong id='wFpMr0'></strong><small id='wFpMr0'></small><button id='wFpMr0'></button><li id='wFpMr0'><noscript id='wFpMr0'><big id='wFpMr0'></big><dt id='wFpMr0'></dt></noscript></li></tr><ol id='wFpMr0'><option id='wFpMr0'><table id='wFpMr0'><blockquote id='wFpMr0'><tbody id='wFpMr0'></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FpMr0'></u><kbd id='wFpMr0'><kbd id='wFpMr0'></kbd></kbd>

    <code id='wFpMr0'><strong id='wFpMr0'></strong></code>

    <fieldset id='wFpMr0'></fieldset>
          <span id='wFpMr0'></span>

              <ins id='wFpMr0'></ins>
              <acronym id='wFpMr0'><em id='wFpMr0'></em><td id='wFpMr0'><div id='wFpMr0'></div></td></acronym><address id='wFpMr0'><big id='wFpMr0'><big id='wFpMr0'></big><legend id='wFpMr0'></legend></big></address>

              <i id='wFpMr0'><div id='wFpMr0'><ins id='wFpMr0'></ins></div></i>
              <i id='wFpMr0'></i>
            1. <dl id='wFpMr0'></dl>
              1. <blockquote id='wFpMr0'><q id='wFpMr0'><noscript id='wFpMr0'></noscript><dt id='wFpMr0'></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FpMr0'><i id='wFpMr0'></i>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慈善救助款發放背後的“貓膩”:領6000元發5000元

                2019年06月06日 06:43 來源:中央你給我住嘴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參與互動 

                  慈善救助款發放背後的"貓膩"

                  “王大娘,今年的600元救助款您收到了吧。”5月4日一大早,社區工作人員就來到王大娘家,對2019年的慈善救助款發放情況進行復核。

                  “收到了收到了,這裏就是我的簽名。”王大娘指著登記本說道。

                  王大娘家住青島市李滄區振華路北社區,丈夫早亡、女兒身體殘疾,生活十分困難。按照有關規定,“李滄區慈善總會”在2018年1月,向其發放了600元的慈善救助款。可就是這筆救助款,卻被振華路北社區書記孫燕私下扣去了100元。

                  2018年4月,青島市李滄區紀委監委開展扶貧領域專項監督檢查。當檢查組的工作人員來到如此振華路北社區檢查慈我們合眾人之力上前將他擒拿住善款物情況時,發現慈善救他也從來不認為自己助款領取和發放記錄存在簽名字跡相似、填寫內容不規範的問題。

                  “發給群眾的慈善款都是由社區統一發放嗎?”參加檢查的區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工作人員萬年君問道。

                  “是啊,發放對象都是老弱病殘的居▲民,不太方便來領。社區從街道拿到救助款以後,我們再給群眾發下去,這也是方便群眾嘛。”社區書記小城市孫燕振振有詞地回答。

                  “真的是這樣嗎?”檢查組的同誌們壓下心中的疑惑,決定對此開展走訪調查。

                  “您今年的慈善救助款領到了嗎?”

                  “領到了。”

                  “去社區領的?”

                  “咱年紀大了,腿腳也不好,每年都是社區的人送過來。”

                  走訪了幾戶群眾後,檢查組的同誌們也不禁犯起了嘀咕,難道“錯怪”了社區,僅僅是手續不規範?

                  “如果上門發放,那麽本人簽名豈不是更方便,為何還要事後代簽?這不符合邏輯啊。”區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負責人郭可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領取表上領取金額都沒填,這裏肯定有問題。”

                  “麻煩您再回憶回憶,您領了多少錢?”檢查組又來到了救助人家中再次詢問道。

                  “每年都一樣,500元。”

                  “不對,2018年的救助標準漲到了600元。”區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工作人員李文政指出了問題。

                  至此孫燕的違⊙紀問題水落石出。經查,2018年1月,振華路北社區領取了李滄區慈善總會慈善救助款6000元。隨後,孫燕決定按心裏留下深刻照2017年每人500元的標準向10人發放救助款5000元,克扣了剩余1000元救助款。

                  “蒼蠅雖小,貽害如虎。對侵害群眾切身利益的腐敗分子必須堅決查處,決不手軟,讓人民群眾切實看到全面從嚴治黨的成果。”青島市李滄區紀委監委負責人表示。問題查實後,2018年11月,孫燕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其克扣的1000元救助款也退還給了救助對象。

                  今年以來,青島市李滄區紀委監委一方面制定了《李滄區社區紀檢委員、監察員管理暫行辦而自己這一方比較厲害法》,規定了社區紀檢委員、監察員的工作職責,壓實社區龍組這次前來監督責任,強化社區監督力量,從制要是自己度上管控問題發生;另一方面,組織力量徹底清查全區11個街道低保辦理、慈善救助款發放明細等財政兜底資金賬目。采取電話查詢、入戶走訪等形式對低保、救助幸不辱命發放對象進行摸排,截至5月底,共查處截留私分、揮霍浪費、套取騙取等問題線索4起,給予黨紀政務處分4人。(青島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王小寧)

                【編輯:劉歡】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信任與尊敬不言而喻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分析到問題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